新西兰服务器

加拿大媒体人尝试“抵制中国货”:任何大型商店的商品,几乎都绕不开中国

  【编译/观察者网 陈思佳】“就连一家自称‘自豪的加拿大人’的企业,也只有中国灯泡。”

  加拿大《国家邮报》12月13日刊登了一篇题为“我一年没买中国货”的问题,该报专栏作者凯利·麦克帕兰(Kelly McParland)讲述了他过去一年“抵制中国商品”的经历。这位加拿大媒体人经历“现实的毒打”后不得不承认,他的生活已几乎不可能避开中国生产的商品。

<a href=加拿大媒体人尝试“抵制中国货”:任何大型商店的商品,几乎都绕不开中国”/>麦克帕兰在《国家邮报》撰文描述自己“抵制中国商品”的经过

  麦克帕兰曾多次在《国家邮报》撰文攻击中国,并不断炒作涉疆、涉台、涉港等议题污蔑中国。在这篇文章的开头他也延续一贯抹黑中国的套路,从所谓“强迫劳动”、“压制香港的自由”写到“窃取技术”、“干涉外国选举”,几乎把各类污蔑中国的谣言全都复读了一遍。

  接着他声称,这些“背景”让他产生了“抵制中国产品”的想法,因此他在2021年年初确定了一个“新年愿望”,“避免购买任何中国制造的东西”。

  尽管麦克帕兰认为“抵制中国货”可以向中国政府展现自己的“态度”,但他很快就失望地发现,想要完全避开中国商品基本上是不可能的,“任何一家大型商店的货架上的任何一个商品,只要花点时间核实一下它们的来源,几乎都绕不开中国。”

  他注意,价格低廉的产品基本都是中国生产出来的,从亚马逊网站上购买的商品可能是从中国港口运来的,加拿大或者美国公司的产品也经常外包给中国企业。唯一能绕开“中国货”的方法就只有花费大量时间去搜寻合适的商品,并花更多的钱把它买下来。

  麦克帕兰自述说,他首次“抵制中国货”的尝试是购买一团非中国制造的麻绳,结果没成功,只能额外花钱购买其他地区制造的橡胶制品代替。接着他又翻遍了加拿大当地的五金店寻找非中国制造的门锁,还是没成功,只能“自力更生”修理损坏的旧门锁。

  麦克帕兰越是想要“抵制中国货”,他遇上的尴尬的场景就越多。“切割瓷砖时我购买了一把日本生产的锯子,结果锯子的刀片是分开制造的——你肯定猜得到它的原产地。”他写道,“后来我又被一盒口罩‘愚弄’了,它看着像是美国货。结果我发现盒子确实是得克萨斯州生产的,但口罩不是。”

  而对于那些更容易找到“非中国制造”选项的商品,价格却时常成为新的难题。麦克帕兰说,他寻找可放置的皮划艇的车顶架时,发现价格最实惠的商品来自中国,瑞典厂商的产品价格则比他愿意支付的数额高出好几倍。

  “后来我发现可以用简易泡沫支撑物作为替代,但我光顾的所有商店都从中国进货。我妻子提到一家生产沙发垫子的美国小企业,他们同意切下几块泡沫材料为我制作车顶架,终于成功了。我对此感觉良好,尽管我没敢问泡沫材料是从哪来的。”

  最令这位加拿大人尴尬的场面则出现在购买电灯泡的时候。根据麦克帕兰的观察,他发现几乎不可能在中国以外的地方买到特定型号的灯泡,不仅通用电气、飞利浦和喜万年这样的大公司是这样,“就连一家自称是‘自豪的加拿大人’的公司实际上也只有中国灯泡。”

  但麦克帕兰倒也“得偿所愿”,设法搞到了一个匈牙利制造的灯泡,只不过这个灯泡他家根本没法用。由于老旧的灯泡寿命已尽,他最终只能打破“坚持”,掏钱买了个新灯泡,然后自欺欺人地说“至少一段时间内不用再面临这个难题了”。

  根据这位媒体人的自述,虽然他直到现在还没放弃“抵制中国货”的计划,但他依旧没找到合适的家用打印机。尽管麦克帕兰还在嘴硬,但显然他也心知肚明,所谓的“抵制中国商品”永远也不可能成功。他无奈地引用一句中国古话哀叹道:“俗话说‘千里之行,始于足下’,你们也猜得到这句话是哪来的。”

 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,未经授权,不得转载。

特别声明: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,不代表加拿大服务器网观点或立场。如有关于作品内容、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加拿大服务器网联系。

[加拿大服务器网图文来源于网络,如有侵权,请联系删除]